十眠鹤

=鹤

【双玄】《入梦》


八百字学校作文/

私设如山/

ooc属于我/

曲绘/bgm-江潮《涟漪》

黑水鬼蜮很难得的下了一场雪。

贺玄眯了眯眼,从青铜棺里爬了出来。黑水境域半数已被白雪覆盖,漆黑的枯木被厚厚的积雪埋得严严实实,像被点了妆,隐隐的有光闪动。他估摸着这会儿的人间应该才刚入深秋,星星点点,入目应满是璀璨的金黄,清风徐来应带着瓜果成熟的清香。贺玄想着他许久没有吃到新鲜的水果了,喉结处不禁意地微动。至于鬼蜮入雪的问题,他作为一个刚睡醒的人实在没心思追究。

黑水鬼蜮一如既往地寂静。

他静静地走在水面上,没有惊动一分草木,在渺渺天地间通常也只有一个孤单单的人弥留。衣料是不变的单薄,外面仅罩了一件玄色的大衣,迎着风上下肆意翻腾。他一步一步,没有言语,雪花洋洋洒洒飞来时他便伸手去接。少年正值年少风华,雪花乖乖落于那羊脂玉上,却没有化。贺玄这才清醒了些,恍恍惚惚间想起自己好像已经死了。

他睡得太久了,久到他忘记了太多事,只是觉得这么一个雪夜,他许还该是那个寒窗苦读的小书生,雪花亲吻指间时会化为纷纷白露,耳边有小妹阿娘的笑语,他则一展手中白绸折扇,笑盈盈颂一首《长安冬日》,眉目间尽是少年义气。

脚下涟漪盛开地愈发灿烂。贺玄轻叹了口气,面前有水烟袅袅,他看不清前路。

他就这么走着,一个人走过了百年的岁月。

他想,黑水岛就该是孤孤单单的,黑白颜色清清楚楚,火树银花反而打扰死者意趣。

直到那片银杏叶落惊了一地宁静。

那只是一片极普通的杏叶,贺玄以前在人间见过很多,但落到黑水境域就很不寻常了。他抬头看时,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雪已经停了,漫天飞舞的都是浩浩荡荡的金色,光芒强盛中几乎把天空遮蔽,好像宣誓着主权。如若不是在黑水鬼蜮,这番景致兴许也能和所谓人间四景混为一谈了。

“明兄。”

他听到有人轻轻唤,声音明明就在耳边,却忽而又被吹散。隐隐有风动,吹乱了他满头青丝,也吹乱了他的心神。贺玄有些仓促转身,那一片绚烂的尽头正明明朗朗站着一个人,猎猎素衣随风翻涌,手中风师扇一下没一下轻轻摇着,卷起一片金光缭乱,落于脚边时不经意惹起一圈又一圈涟漪,衬得师青玄笑意愈发深,贺玄觉得有点不真切。

“明兄觉得好看吗?”

那少年走近了,不经意露出眉心那点朱砂,嘴角擒着浅浅的笑意,正是一派风流倜傥;眼里盈盈留情,仿若能盛容万千星辰。贺玄在杏叶中定定的望着他,倏忽间想起好几年前的一天。

那是一个午后,师青玄没事拉着他满天庭乱转,最后跑到了西王母的三千桃花林。那是天界禁地,可师青玄还是悄悄带着他溜了进去,进去后的第一件事是赞叹景色,赞叹完后师青玄就展开了他手里那把风师扇。

风师一扇草木微动,檀木送香;二扇百花齐放,凤栖枝头;到了第三扇时贺玄已找不出词来形容了,只是漫天桃花施施而落,在日光的照耀下绚烂耀眼非凡,隐约地能在那片花海中看到风华正茂的风师大人。那时的风师是极美的,贺玄想着,他的心可能也曾被那颗朱砂蛊惑着。

又是一阵风动。银杏叶将他的思绪尽数拉回,弥留着旖旎的檀木香,可他最终,什么也没有做,什么也没有说。

兴许他是想说点什么的,只是唇齿嗫嚅间,终被烟云消散了。

他胸口突然一阵窒息,原来那些曾经温柔的决绝的,都不再属于他。

“不要..再喊明兄了。”

他唇齿间一阵发苦,声音颤颤地,抖得不像话。他想着,如果他本来就是地师明仪,他或许就会永远被师青玄缠着,欢欢喜喜地以他的地师身份过上一辈子。

可惜,可惜他从来都不是。

师青玄愣了愣,又摇着折扇轻轻笑了“明兄真是会说笑啊,明兄不叫明兄,还能叫什么呢?”

他顿了顿,又轻轻道“明兄可是我,最好的朋友啊...”

“我不是。”贺玄沉声道。

“我当着你的面杀了师无渡,亲手把你推下了神位,”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声音有些沙哑“我根本不是你最好的朋友。”

“...明兄你就别否认了。除了这句话,你就没别的想对我说了吗?”

“.......”

对面静了很久。贺玄没敢抬头看师青玄,但他在水中见到那抹身影带着盈盈的白光,开始一步,一步,向他走来。水面晕开一层层涟漪,开始极强盛,像九天云霄池般,灵气翻腾中带着决绝;后来便衰退了下去,只能引起小小一方波动了。贺玄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,他抬头看时,师青玄周遭的光芒已零零碎碎散地差不多了,没走一步,便又黯淡几分。

“停下!别走了!!”他情急之下几乎是吼了出来,师青玄被他一吓,果真不敢走了,可星光却仍一点一点地陨落,碎在旖旎的水中。

“师青玄。”  “嗯?”

别走了。他喃喃道,声音低得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,后半句滑到嘴角又被他生生咽下,他心里没由来泛起一阵无力与酸涩。

“等最好一片银杏叶凋落,我就该走了。”师青玄淡淡道。他眉目间皆是淡然,只是双眼中的颜色浓郁地让人看不透。

“明兄,下次再见,你陪我化女相吧。”师青玄忽然笑道。

“不好。”贺玄回答地干脆,就像以前他几千几百次的回答一样。

“那我们去酒楼吧!听说有的芙蓉脆饼可好吃了,我请你?”

玄鬼眼中终于染上一层淡淡笑意。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水烟袅袅间,只余一片杏叶,荡开一层又一层涟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【ps:这里的师青玄只是贺玄的执念幻化出的虚像,真正的师青玄已经被送到皇城了,而且贺玄也不可能放下仇恨去和师青玄复合...
假装这是一口糖就好了x】

评论

热度(57)